深圳侦探找人_深圳婚外遇取证_深圳包养小三取证_深圳重婚取证_深圳侦探事务所
侦探客服热线:

130-9737-8133

深圳商务调查

深圳私家侦探排名

深圳龙岗农民工黑名单内

深圳私家侦探排名在滚雪球赔偿累积公式中,如果工厂不签合同拖欠工资,本应支付的双倍赔偿金额往往工厂难以接受。

加班加班工资普遍低于法定标准、工资拖欠的现状,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我国目前面临产业结构倒置、创新不足的尴尬困境

《法治周末》实习记者莫景清

深圳“法治周末”记者连颖婷

一份神秘的兼职黑名单让许多年轻人梦想着走出工厂——只是为了维权。

虽然有一些被列入黑名单的工人越来越勇敢,虽然他们对潜规则更加熟悉,但黑名单的“诅咒”仍然阻止他们一次次被工厂拒绝。

他们想知道更多,这个黑名单的制造者是谁?谁有权创建黑名单?

自2010年4月8日以来的几天里,记者发现,深圳市龙岗区第一张“黑名单”的具体面目,无人能说清楚。时间。在《法治周末》记者可以探访的“黑名单”农民工中,他们最早“上榜”的时间是2005年。

记者获得的加盖公章、日期为“2009年8月17日”的“黑名单”之一,“以下人员”为“请谨慎用工”,人数为30人。

名单上的30人均因劳动争议提起监督、仲裁或诉讼。名单涉及亲属、老乡,甚至只是与当事人点头相识的朋友,也可能因此遭遇兼职“合坐”。

多年来,黑名单上的名字不断更新。各种名字、不同版本、不同出处的农民工黑名单已经深入到GDP增速居全市第一、甚至全市部分行业的深圳市龙岗区。

黑名单的“力量”

阿康是一名老农民工,仍在黑名单上的龙岗区工作。 2002年第一次来龙岗时,阿康说自己不懂法律,在一家塑料厂傻傻地干了两年。 “不要签这么久合同”是当时年轻的阿康最不能理解的事情。至于“底薪900元,每天工作12小时,一个月能挣1000多块钱”,初中生的阿康没有细算,也没意识到加班工资按相应倍数计算。 “只是觉得累了累了,挣不了多少。”

2004年,阿康无法承受工厂长期拖欠的工资,向当地龙岗区劳动局劳动监察站投诉。最后,通过劳动仲裁,责令工厂赔偿。在此过程中,原本只想追回欠薪的阿康开始接触相关法律知识。

阿康在龙岗街道龙东社区的一家鞋厂开始了他的第二份兼职工作。工厂不与工人签订合同深圳本地调查,不提供保险,拖欠工资50天,加班,加班工资没有全额支付,甚至当时工厂还没有拿到营业执照,等等阿康发现了问题。他感到“被欺负”。结果,阿康打了人生中的第一场官司。

判决出来时已经是 2005 年了。在厂里工作了不到两个月的阿康,终于收到厂方一万多元的赔偿金。计算器已被 Akon 放在租来的房子里,触手可及。

当阿康能够援引相关劳动法律法规规定不同节假日的加班工资和工厂各种违规行为的赔偿时,发现工作很难。

“你在黑名单上,我们不能找你。”阿康说,他去鞋厂找新工作的时候,负责招聘的店员直接告诉了他。这是阿康第一次听说“黑名单”。

当时,他并不完全相信“黑名单”的力量,到附近的其他鞋厂找工作。 “保安室的守卫刚刚拿出一张黑名单给我看。”

2010年4月,以找工作的名义,《法制周末》记者和阿康来到陇东社区的鞋厂打官司。

阿康在前台问他是否需要一份工作。前台服务员回答“是”后,他要了阿康的身份证,并给了他一张登记表。阿康填完表后,厂务员看了看桌上的一份文件,阿康把表递回去的时候,她对阿康说:“不好意思,我刚接到电话,人事部说是满。工作。”

《法制周末》记者和阿康来到龙岗街道南联社区的一家数码产品电子加工厂。这家工厂在陇东地区比较新。阿康应聘为钳工的工作。车间里简单聊了几句,负责招聘的组长认出了有工作经验的阿康,并表示阿康如果愿意可以马上录用,然后把阿康带到了对面。在二楼前台办理入住。这时,前台的电话也打来了人事部的负责人。

人事负责人盯着阿康的身份证,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问阿康,“你是哪里人?”阿康回答后深圳外遇取证公司 ,人事负责人立即皱起了眉头。他走到车间领导身后,做了一个“跟我来”的手势。